不願再回那個家
  來報社之前,我剛剛在老年大學上完電腦和瑜伽課。走出課堂之後,我像個游神一樣在街上亂逛,不知道自己該去哪裡。自從女兒離開武漢之後,我就不想再回家了,因為那個家不是我的,而是劉慶發和他兒子劉飛的。
  劉慶發是我再婚的老公,而劉飛是他跟前妻生的兒子。我跟劉慶發結婚20年了,可我感覺,他的心裡根本沒有把我當成妻子——他不僅任由劉飛動手打我,連劉飛的同居女友張梅都能騎到我頭上作威作福。
  前幾天,我女兒慧慧忍受不了這個家的氛圍,辭掉了武漢的工作,收拾東西遠走他鄉。她對我說,她要去廈門找工作,如果在那裡站穩了腳跟,以後可以買個房子,把我也接過去住。
  慧慧走後,我像丟了魂一樣,心情很壓抑。那天中午,劉慶發又讓我去買菜做飯,卻不給我一分錢,還說讓我拿自己的工資先墊著。我把飯菜做好後,張梅一屁股就坐了下來,邊吃邊幸災樂禍地說:“慧慧走了好啊,走得那麼遠,肯定就不會再回來了吧?”
  我的傷口被她撒了一把鹽,眼淚差點就掉下來了。我大聲說:“誰說她不回來了?她也是這個家裡的一分子,遲早要回來的!”張梅馬上破口大罵起來,劉飛為了給女朋友出氣,跟著就把我打了一頓。而劉慶發不但沒阻止,還在旁邊添油加醋。
  我哭著跑到了劉慶發的妹妹家。他家一屋子親戚都幫著我說他的不是,還勸他跟我一起搬出來住,免得跟兒子、“兒媳”扯皮。他的弟弟甚至說,他正在加蓋私房,房子蓋好後,他可以留一套房子租給我們住,房租也很便宜,劉慶發卻一聲不吭。
  我知道,劉慶發肯定不會同意搬出來住,因為租房子住、自己開火要用錢,這樣他每個月的收入就不能盡數“上交”給他兒子劉飛了。
  我曾跟他分居3年
  劉慶發是個冷酷無情的男人,慧慧4歲時我就跟了他,這麼多年來,他卻視我們母女倆如草芥。
  由於單位效益不好,我很早就辦了退休,然後陸陸續續到超市等地方去做臨時工老二棒,而劉慶發是開出租車的,收入還不錯。慧慧讀大學時,劉慶發出了一年的學費就不肯再給錢了。我哭著求他保險套,他卻吼我:“你再跟老子談錢,老子就把你推到車輪底下去!”
  我那時真的是急白了頭發,我父母早亡、也沒有兄弟姐妹,借錢都沒地方借。為了打動劉慶發,我跑去照顧他患了老年癡呆症的媽媽,給她喂吃喂喝、端屎端尿,整整照料了她一年。我跟他的親戚說,只要他願意把我女兒四年的學費出了,我什麼都願意做。
  然而,劉慶發最終還是不肯負擔這筆錢。我把我爸爸留給我一套20多平米的房子賣了3萬元,還給女兒申請了助學貸款。她畢業時,仍然差學校8000多元的學費,畢業證至今還被學校扣著沒發,這給她找工作也增加了難度。
  2004年,我對劉慶發死了心情趣禮物,就搬出了他那裡。說出來不怕丟人,我是想跟他離婚的,但劉慶發不肯,我又聽說上法院得出幾百塊錢的訴訟費,我就捨不得了。我琢磨著,夫妻倆自然分居幾年,最後能協議離婚當然是最好。
  我跟女兒兩個人搬出來生活了3年,其間劉慶發一直對我們不聞不問。可去年,他不知哪根筋被絆動了,又跑來找我,讓我搬回去住。看到我不理他,他轉而去討好慧慧,隔三岔五給她一點零花錢。女兒的心腸很軟,被繼父的小恩小惠打動了,跟我說她同意我們和好。
  就這樣,我又搬了回去。當時我並不知道,我走之後,劉慶發家裡的情況又發生了變化——他的兒子劉飛當上了家裡的“財政部長”,還找了個來自農村的女友張梅情趣睡衣,在家裡同居。
  他屋裡兒子說了算
  別人家裡都是老子說了算,在劉慶發家裡,卻是兒子說了算:劉慶發每天出車賺到的錢,一分一厘都要交給劉飛,而劉飛有的時候連飯都不給他爸爸吃——親爹尚且如此對待,更何況是我跟女兒慧慧這兩個“外人”?
  兒子不給他錢用,劉慶發卻還喜歡打點麻將。他跟弟弟“對倒”開車,不出車的時間裡,他不是在家睡覺就是在外面趕場子——贏了錢當然好,輸了他就找別人借,然後拆東牆補西牆,再借其他人的錢來還賭債,如此循環。這些年來,家裡所有的東西都是我出錢置辦的。
  去年搬回去的時候,我之前辦的寬帶還沒到期,就把它轉了過去。因為慧慧是學設計的,經常要上網給單位傳文件,或是查資料。然而,劉飛立即把網線牽到了自己房間裡情趣商品,不肯給慧慧用——他說寬帶是1兆的,速度很慢,兩人同時用的話會拖慢他玩網絡游戲的速度。不管我怎麼求他,他都不讓慧慧上網。
  寬帶到期後,劉飛又開口讓我去續費。我反過來求他讓慧慧上網,最後好說歹說,我把寬帶增加到了1.5兆,交了一年的網費1200塊錢,他才勉強同意讓慧慧上網。
  我跟劉飛發生矛盾的時候,劉慶發大多都不在家,即使他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後果,也只會遷怒於我,給兒子撐腰。劉飛看到他爸爸對我的態度,更加有恃無恐地欺負我們母女了,稍不順他的意,他就動手打我。而我每天還得給他跟張梅做飯、洗衣服,他們倆整天關著房門上網玩,一出房間就對我指手畫腳、讓我做這做那。
  未過門的兒媳都欺負我
  在別人面前,張梅是個低眉順眼的乖媳婦樣子,所以先前,劉慶發家裡的親戚全都說,一看她就是個老實伢。其實,這個“老實伢”比誰的壞心眼都多。
  今年過年,我們是在劉慶發的妹妹家過的威而柔,因為他妹妹家條件不錯。女兒慧慧要上班,沒有去吃飯,妹妹就讓我帶了點飯菜回去、讓她下班後熱熱吃。慧慧回家後,擰開煤氣開關,卻發現沒有氣——老實的女兒以為家裡的氣用完了,大冬天裡就那麼把冷飯冷菜吃了。
  幾天後,我們才發現不對勁:只要我們要做飯吃,家裡就沒氣;張梅做飯時,煤氣卻是好的。這時,我才曉得張梅是故意把煤氣總閥門關掉了,不讓我們用煤氣。
  用張梅的話說,我跟慧慧都是寄宿在“她家”的,也沒給她一分錢生活費,所以煤氣、水電、抽油煙機……那些東西我們都沒權利使用。在我們面前,張梅既囂張又蠻不講理,跟她講道理等於對牛彈琴。
  看到我跟張梅經常吵架、劉慶發又不幫我說話,他的親戚們都很同情我。他姐姐曾經說過劉慶發,讓他不要把所有的錢都交給兒子,總要留一部分為自己做打算。可劉慶發似乎覺得只有把錢全部交給兒子,他才不會吃虧、讓我占到便宜。
  可能就是因為“煤氣風波”,慧慧才覺得在家待不下去了。她走以後,我覺得再這樣過下去也沒什麼意思了,就對劉慶發提出了離婚。劉慶發仍然不答應,還說他不會協議離婚,讓我就到法院去起訴。他還說,即使我離成了婚,也不可能拿走家裡的一分錢。
  我從來都沒想過能從他這裡得到什麼,我早就知道,房子他早就過戶到了兒子劉飛的名下,家裡的現金也都在劉飛的存折裡,劉飛還有不少資產在股市裡,但他把所有的存折都藏得很好。
  (王春玲講了半天她所受的委屈,末了又說,其實劉慶發的兄弟姐妹為人都很好,他們都勸她不要離婚,他們會從中調和矛盾。看得出,王春玲的態度至今仍然搖擺不定,即使,這個她嫁了20年的男人始終步步為營,防范著被她“占了便宜”。)
  文中人物均為化名

       記者手記
  新超市開張,有比其他超市便宜一、兩毛錢的雞蛋賣,市民聞風就會早早來排隊,甚至新聞會報道踩踏或有老人昏倒事件發生。可憐的一點小便宜,卻有這麼多人搶著占,一直相信這不是因為大家愛貪小便宜,只是生活不富足,有錢人眼裡拎不上筷子的幾塊錢幾毛錢,經濟拮據的家庭都能派上用場,能省當然要省。
  人們一般會提防什麼人占便宜?自己有而別人沒有的。如果人家樣樣比自己強,也就沒有必要防著人家了美食,說不定自己還想占他一點便宜。
  提防女人占便宜的男人不足取,可女人要是自己強了,對這樣的小男人手機皮套,呸他一口都嫌多余,哪還能入得了法眼。
  靠誰都是不可靠的,只有自己爭氣。這一點情趣用品店,對男女都適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愛妮雅 的頭像
愛妮雅

工商黃頁

愛妮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