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是沒有條件做,現在是有條件了卻做不成。這或許算是我們這一代人的悲哀吧!不過,這麼多年都熬過來了,我們的兒子都這麼大了,現在我們應該可以坦然地對待這件事了。不坦然面對,又能怎麼樣呢,能讓時光倒流嗎?   值得欣慰的是,兒子的時代不用再為住房的事發愁了。兒子的女朋友,是和他一個外企的同事。他們的收入都很高,於是便按揭買了一套房。上個世紀70年代,那時候自由戀愛即使在上海這樣的大城市也還沒有流行,適齡男女青年到了該談戀愛的時候,一般都是通過別人介紹認識的。我剛參加工作不久,就是通過單位裡的熟人介紹,和一個在幼兒園做教師的女孩認識的。    我們見了一面後,雙方印象都很不錯,後來我還約這個女孩看了一場電影。電影開始不久,我大膽地伸出手去握住了她的手,她只稍稍反抗了一下,然後就任由我握著她的手直到電影結束。  很快,我們就頻繁地交往了起來。每天天剛亮,我騎著自行車早早地來到她家樓下,等她下樓後,我就騎著車子載著她把她送到學校。然後,我再騎著車子往單位趕。下午估計她下班了,我提前從單位趕到她的幼兒園,再把她送回家。  每逢周日,我還會約她出來玩兒,在公園裡一待就是半天。我們兩人坐在長椅上,緊緊地挨在一起,卿卿我我地聊著單位裡的事自愛器,聊各自的家庭,也聊對未來的憧憬,總之有說不完的話。偶爾,見周圍沒人,我還會伸出一只手,輕輕地摸一摸她的長發,或是摟一摟她的腰。那種感覺,真的很美妙。  就在我們陷入熱戀之際,我們之間出了點岔子。事情是這樣的情趣用品店,有一天,我邀請她去了我家,她見我家住房很擁擠,回家就把見到的情況向父母描述了一番。她的母親覺得我家的住房條件那麼差,就開始反對我們的婚事了。她是個沒主見的女孩,在母親的影響下,有一天她也吞吞吐吐地向我提出了這個最讓我頭疼的問題:你們家房子那麼小,我們結婚後住哪兒呀?  在那個年代,一提起住房問題,與幾乎所有的上海人一樣,我的心中也就隱隱作痛。這是最讓我們無奈和尷尬的事,特別在談戀愛時,這幾乎成了我們男人致命的軟肋。像我家這樣的特困戶,更是難以啟齒。  我們家的情況基本上是這樣的:一家三代,老老少少五口人--奶奶、父母,以及我和還在上學的妹妹。另外,我還有個哥,不過他有路子,和單位領導的關系比較好,婚後不久就搬到單位分的一間小房子裡去了情趣商店,雖然只有七八個平方,但卻讓許多人羨慕得要死。這麼小的房子住著這麼多的人,對沒有經歷過這一切的人簡直不可思議,大家的壓抑感也可想而知。我與父母之間就隔了一塊布簾,他們之間的偶爾的性生活盡管小心翼翼,但是還是不可避免地讓我們覺察到了。  現在我的女朋友既然把這個讓我無法解決的問題提出來了,為了在自己還沒開始痛苦之前就結束痛苦情趣跳蛋,我來了個快刀斬亂麻,趕緊先宣布「吹」了她。那時到底是年輕啊,敢想敢干,說分手就分手。我也沒跟她解釋分手原因,只說我們在一起不合適,至於哪兒不合適,我死活也不願意跟她說。  就這樣,這個幼兒園老師跟我分了手。這次感情經歷帶給我的刺激就是,在殘酷的現實面前,所有的山盟海誓都是假的,在房子這樣的大問題面前都經不起考驗。後來,再有人給我介紹對象,我就索性直截了當把自己的住房條件跟對方說清楚了。這一招還真靈,果然我剛一開口就把對方嚇跑了。  這樣折騰了一年情趣睡衣,後來又有人給我介紹了一個,是紡織廠的,叫張素芳。介紹人把我的情況如實告訴她後,她竟然沒有嫌棄我丁字褲,願意和我見一面。我跟著介紹人到她們廠一看,這女孩亭亭玉立,白淨的臉上透著紅暈,我馬上就動了心。  初次見面,女孩對我的印象也還不錯,於是我們就相處了起來。張素芳就像她的外表,是個溫柔、純靜的女孩。她家離我家只有三站地,每天晚上沒事時,我常會騎著自行車載她去外灘玩。那兒有一處著名的「情人牆」情趣按摩棒,我們的戀愛,就是從「情人牆」開始的。  所謂的「情人牆」,實際上就是一堵防洪牆,但這兒卻是那個年代上海最浪漫的地方。每當夜幕降臨的時候,成百上千對青年男女,就會悄然出現在外灘,開始上演如今的人們無法想像的「集體戀愛」的話劇。  「情人牆」的產生,有兩方面的原因,一是上海人生存空間狹小、普遍住房條件窘迫,兩代人或三代人同住一屋習以為常,男女青年到了談戀愛的年齡,如果到對方家裡去,就必須在那些家人的目光關注下呢喃低語、眉目傳情,其尷尬可以想像。沒辦法,既然住房緊張,那就到戶外去。  那時的公園,除了盛夏,晚上一般都不開門。夜間公園開放期間,黑燈瞎火的地方也經常有民兵、糾察、聯防隊員來巡邏,以保證公共場所不受污染。那時又沒有咖啡館、酒吧、舞廳可泡,故而情侶們大量涉足的活動場所只有馬路,於是「蕩馬路」就成了談情說愛的代名詞。  情侶們蕩馬路自然願意蕩到人跡稀少、燈光昏暗的所在地,這樣又引出了第二個問題,社會治安情況較差。到冷僻角落容易遭到搶劫或流氓阿飛的侮辱,或者糾察們過分熱心的保護,不管情侶們是奮力反抗還是拔腳逃走,結果總是留下一段心有余悸的記憶,因此上海的情侶們不約而同地要找一個既隱蔽又安全的地方,眾志成城,外灘「情人牆」就慢慢地自然形成了。  「情人牆」真是一個再好不過的戀愛場所,在這兒沒有人打擾你,也不用擔心會碰見熟人,因為大家來這兒的目的都很明確,那就是談情說愛來了,因此也不怕別人笑話你。即使陷入熱戀中的情男癡女們忍不住做出一些「出軌」的舉動情趣內衣,如撫摸、親吻,別人也會熟視無睹,因此在這兒談戀愛,不僅安全,而且還會很輕松,不必有任何顧慮。  我第一次和張素芳接吻,也是在「情人牆」那兒。因為這是我的初吻,所以直到今天我還記憶猶新。清楚地記得,那天她穿著一身白色連衣裙,在微風的吹拂下裙角輕輕地擺動著,我和她靠在一處昏暗的地方,我的眼前除了她飄動的長發,就是默默流動著的江水了。記不起那天我們究竟都聊些什麼了,只記得在我們身邊大約半米的地方,正有一對戀人抱在一起長時間地親吻著。  大概是受了他們的感染,我也鼓起勇氣,突然抱住了素芳,瘋狂地親吻起來。她像是被我嚇傻了似的,忘記了反抗,等反應過來後,她不僅沒有反抗,反而比我更加熱烈地吻著我。這是我第一次親吻一個女孩,也是我此生感覺最激情的一次接吻。  從那以後,每次去「情人牆」,我們都會激情地接吻,然後才戀戀不捨地離開。有一次在「情人牆」那兒,我甚至還在親吻她時,把手伸到了她的衣服裡洗衣機清洗,摸到了她的乳房。不過,這次她沒有讓我得逞,而是狠狠地拿出了我的手,生氣地罵我流氓,並警告我說,如果我以後再這樣,她就不理我了。  我知道她是真生氣了,從那以後一直到結婚,我再沒敢做過類似大膽的舉動。她對我這麼厲害,我不僅沒生氣,反而還很得意,覺得自己的女朋友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愛妮雅 的頭像
愛妮雅

工商黃頁

愛妮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