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自己是天下第一白癡。望著整天唉聲歎氣的父母,看著錯失良機的妹妹,我的心裡真是充滿了內疚。我恨他,恨他欺騙了我,恨他毀了我的人生。
  路秋離婚了,這場婚姻僅僅維持了兩個月。想當初,她是鐵了心打算跟他白頭偕老,可沒想到兩個月的時間竟讓愛人變成了仇人,最親密的人變成了最陌生的人。路秋說,婚姻真是場賭局,迷迷糊糊被騙入局的代價就是滿盤皆輸,她輸掉了寶貴的初戀,輸掉了未婚的身份,更輸掉了對愛情的信賴以及日後的人生方向。
  他毀了我的一切
  我這幾天常常做噩夢,夜裡每一次醒來都久久不能再入睡。我就躺床上想啊想,想這一年經歷過的一些事情,想這場錯誤至極的婚姻。我多希望這也是一場夢啊,多想一翻身就將一切煩惱拋在腦後。可我做不到,閉上眼睛,他那猙獰的面孔更加清晰。我恨他,恨他欺騙了我,恨他毀了我的人生。
  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傻,為什麼會落入如此慘境。我一直是個要強的人,當年考上研究生的事著實讓我爸媽在親戚朋友面前風光了好一陣,老師同學都說我聰明,我現在卻覺得自己是天下第一白癡。望著整天唉聲歎氣的父母,看著錯失良機的妹妹,我的心裡真是充滿了內疚。
  一年前,我剛剛研究生畢業,通過考試和選拔進了一家單位。作為新人,來到陌生的單位自然有些膽怯。元斌是公司裡的老員工,長得不高,皮膚挺白,已經工作三年,但他的年紀並不大,跟我同齡。
  在公司裡,所有人都忙忙碌碌,沒有誰會注意我這個默默無聞的新人,似乎只有他會照顧我。我這個人從小到大一直很內向,我覺得在單位中午吃飯的時候是最別扭的時刻。不大的餐廳裡大家排隊自己拿自己的盒飯,然後你挨我、我挨你地坐在那裡吃,人家互相之間都熟悉,總能三三兩兩地邊吃邊聊,唯獨我孤獨地坐在角落。幸好有元斌,他總會熱情地給我端過來一份盒飯,有時還坐在我旁邊和我聊上幾句。他這些充滿善意的舉動給了我很大的安慰,由於是同齡人,我和元斌很快便成了朋友。
  “不聽勸”的愛情
  跟元斌熟悉了以後,我倆開始天天聊QQ,漸漸地產生了曖昧。說實話,我雖然是個不太自信的人,但客觀地講,無論是長相還是學歷,我都完全說得過去。我告訴過自己要和他保持距離,因為我想找的對象是個高高大大有著較高知識水平的男孩子,可是我還是忍不住和他聊天,忍不住想知道他的更多情況。
  我了解到當時元斌剛剛與前女友分手,他們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卻在最後關頭分道揚鑣。據他說是因為那女孩總不尊重他媽媽,將來肯定是個不孝順的媳婦。一度睡衣,我倆在一起就“孝順”話題說得有來道去,我單純地認為我們倆有著一致的世界觀和人生觀,有著相同的道德標准和做人原則。
  可令我沒想到的是,元斌在單位中的口碑並不好。曾聽見過同事們私下裡議論元斌,說他人品不好,還說他來單位就是仗著家裡關系硬,其實什麼本事都沒有。那時的我,每每聽到這些評價,都會在心裡恨那些人,因為我確定元斌不是那種人,是他們看人家有權有勢才污蔑他的。
  很快,元斌就向我表達愛意了。我有些措手不及,慌亂、忐忑,但更多的是欣喜。我開始接受他的約會,開始和他籌劃我們的未來。
  我和元斌交朋友的消息傳開後,很多人都不看好這段感情。一個同事很真誠地勸我,如果可能的話,不要急著結婚,多給彼此一些時間,認真了解對方。可我那會兒已經陷得很深了,覺得女人的一輩子就是要找個對自己好的人,固執地認定他會愛我一輩子。
  愛情急轉彎
  我倆的愛情發展得還算順利,沒過多久,元斌就向我求婚了。他說他會盡量滿足我的要求,但有一點,他們家要求結婚後的春節以及中秋節都要在婆家過,因為不能忍受闔家團圓的時刻家裡冷清。我家在外地,一年中也就春節這個長假可以回家看看,我將他們家的要求告訴我爸媽,他們很不能接受,他們也天天盼著我過年過節能回家自慰套,要知道我只有靠放長假才能回家看爸媽啊。
  我跟元斌商量這件事。起初,他挺堅決的。在我一再表示不滿下,他想出來一個所謂兩全其美的辦法:讓我妹妹也來天津,他們家幫助給找個好工作,再找個好對象。我家兩個姐妹都在這裡,過年過節時讓我爸媽過來。至於我爸媽住哪的問題,元斌出主意,讓我家出首付,他與我貸款買套房。
  我當時覺得這真是一個極好的方案,所有的問題都迎刃而解。在我的反復勸說下,我爸媽也同意了。令他們唯一猶豫的是,我妹當時在老家剛得到一份不錯的工作,而且對象也基本說定,倆人正走動著培養感情呢。我就跟我妹說,你來了天津成人情趣用品,人生將會發生徹底的改變,你放心,一切有姐呢。結果,她心一橫就過來了。
  年初,我和元斌登記結婚了。當天,我倆就將這個好消息傳遍了親朋好友。之前我妹也過來了,在等元斌家給介紹工作的這段時間正好幫我忙活婚禮。可就在這期間,無意中我發現了元斌去醫院做血液透析的繳費單子,我問他這是怎麼回事,他說是慢性腎病,還說沒多大事。都血液透析了還說沒事?當我知道他一直瞞著自己有病的事後,便哭鬧了一場,還給他媽媽打電話,質問她為什麼要對我隱瞞。誰知他媽媽也說他兒子這不算病,還說他家出得起這醫藥費,我無權指責他們。
  會一輩子詛咒他
  我開始和元斌不停吵鬧,我接受不了這件事,他卻嫌我不尊重他的媽媽。吵得厲害時,我倆提過離婚。最終還是被雙方父母把事壓了下來,兩家人別別扭扭地按照預定的時間把婚禮辦了。
  說起婚禮情趣用品,那可是我期待已久的啊情趣用品店,可我覺得自己一點也不幸福。兩家人幾乎是各自忙各自的,互相之間沒有任何交流,婚禮上大伙都是板著個臉。
  當天晚上,我和元斌就在新房裡吵了起來。他說婚禮我們家一分錢沒出,憑什麼還個個都擺著張臭臉,還說我這樣的外地人他還看不上呢,甚至還罵了我父母和我妹。我同樣也罵了他爸媽,結果他一巴掌就沖我打過來,掐著我脖子非讓我道歉。事情鬧開了,我爸媽不同意我離婚。但元斌說,想要不離婚就得答應他的條件:第一,我爸媽趕緊回老家,以後沒事不許來天津;第二,我妹妹的工作和對象,他們家今後一概不再管;第三,我倆貸款給我爸媽買的房子必須改名到他媽媽名下,因為我罵了他媽媽,必須以此賠禮道歉。
  雨諾,你說他還算是個人嗎?事情僵持了一個月,我還是不能說服自己接受這些無理條件,離就離吧。於是,在我們結婚兩個月後就分手了。
  我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倒霉的人了。自己的人生毀了情趣,父母的臉丟盡了,還搭進去了妹妹的幸福。我會一輩子詛咒他的。可我該怎樣才能解脫?
  閃存現場
  雨諾:既然已經分開了就要一切向前看,振作精神,未來的路還很長。
  路秋:我覺得自己已經完了。這麼年輕就弄了個離異身份,以後想找個好男人就更難了。我恨死他了。
  雨諾:仇恨沒有用,要知道每個人都是有責任的。你還有親人跳蛋,還有工作,讓自己充實起來,一味沉浸在怨恨裡,就會令自己心中的傷口更痛。
  路秋:我究竟做錯了什麼,為什麼老天會讓我遇到這樣的男人?我很快就會辭職的,我不能忍受每天和他出入一個單位,更不能忍受同事或同情或譏諷的議論。
  雨諾:如此短暫的婚姻,相信他的心裡一定也不好受。他對你就沒有一絲懺悔嗎?
  路秋:我們辦完手續後從民政局出來,我當時想狠狠給他一巴掌,卻被他躲了過去。他惡狠狠地對我說,他不怕離婚,因為他是男的。這些天看他在單位裡也是一副滿不在乎的輕松樣子,我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倒霉的人。
  【雨諾手記】
  沒有走進婚姻的人永遠不會明白離婚究竟是怎樣一種痛苦,那不僅是離開一個人,結束一種生活,最重要的是將一個緊貼在生命中的人狠狠地從身體和感情上撕扯下來,這種破壞是以撕心裂肺作為代價的。
  我一向欣賞相信愛、執著愛的女孩,但這樣的女孩往往令人心疼。有時,愛會錯在將愛給了不該給的人。飛蛾以為奔向了光明,結果卻燒傷了自己。既然愛錯了,就要有勇氣與能力轉身離去。離開他,結束就意味著重新開始。
  在這裡想提醒大家,特別是那些未婚的男孩女孩,不管什麼性質的離婚,和平分手或背叛收場,它們的本質都是一樣的,是無法實現最初諾言而不得不調整人生計劃、中途轉彎的選擇。所以美食旅遊,婚前一定要擦亮眼睛,多給彼此一些時間深入了解,多聽聽身邊人的意見,不要等到踏入“圍城”方知悔。

    全站熱搜

    愛妮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